▲馮峯在個人微博對此事的迴應。圖源微博。


文 | 韓浩月


廣州美術學院教授馮峯被指作品涉嫌抄襲一事引發熱議。

 

據媒體報道,近日,馮峯在廣州舉辦了名為《鴨兔元旦》的作品展,因其展覽作品與米菲兔存在相似之處,因此有網友質疑其展覽作品涉嫌抄襲:“給米菲兔加鴨嘴巴就當作自己的作品了?”

 

對此,馮峯迴應稱,“一切我們熟悉的商業符號都屬於公共知識和信息”,並認為網友的質疑是“謾罵”,是“語言貧乏”的表現。

誕生於1955年的米菲兔,是荷蘭畫家迪克·布魯納創作的經典動畫人物,66年來憑藉動漫作品與周邊產品,贏得大量受眾喜愛。對於這次形象涉嫌被抄襲,米菲官博也進行了迴應,在感謝網友的同時,稱“會在第一時間更新事件發展動態。”

 

▲米菲中國官博對此事的迴應。圖源微博。


米菲官博的反應,給人以一種態度很淡定的感覺。但有一個事實是,米菲版權擁有方這些年來在打版權官司方面一直沒閒着。


比較典型的例子是:2010年日本凱茜兔在荷蘭被法院判決侵權米菲兔;2012年上海二中院判決三家公司侵權米菲兔的行為成立;2019年,某電商平台上一些賣家的賬號被凍結,原因也是接到米菲投訴,認為這些賣家銷售的產品侵權。


在商業領域,著名的商業品牌在捍衞版權方面從不手軟。但在藝術創作領域,對於侵權與否的認定,則有一定的寬鬆度。比如可口可樂,作為“快樂肥宅水”,就經常被網友進行二度創作,哪怕有調侃諷刺的意味,也並不用擔心收到訴訟。

 

從這點看,著名的商業符號,的確成為了公共文化的一部分,應允許普通人在一些領域對其進行合理、適度的使用。但須注意的是,網友的二度創作,之所以被默許甚至是鼓勵,是因為這些行為還停留在“消費”的範疇內,並沒有商業企圖,對著名商標的形象維護與商業收益構不成威脅。

 

而一旦“借鑑”行為超越邊界,借鑑者的企圖心太過明顯,且有了實質上的侵權證據,則會迅速觸動版權方的敏感神經,官司便會一觸即發。米菲兔相關的版權註冊信息與版權維護案例表明,哪怕只是侵權者使用了米菲兔部分耳朵的造型曲線,憑藉相關截圖,版權方就可以追責。

 

那麼馮峯教授這次的《鴨兔元旦》作品展,會不會被推到打官司的階段,這其實已經是件不受他控制的事情。在眾多網友質疑其展品涉嫌抄襲的時候,馮峯已經站在一個被動的位置上。

 

面對輿論,他有進行解釋的必要。解釋的重點,除了要表明自己作品的原創成分之外,還要清晰地説明,對於著名商標的“研究”,應該到哪裏為止,對於“浸入記憶”的熟悉符號,創作者究竟該怎麼使用才能避免侵權指責。

 

▲網友製作的米菲兔與馮峯作品“鴨兔”對比圖。圖源網絡


熟悉的商業符號,是一種商標也是一種文化,由商業符號延伸出來的商業文化或者潮流文化,是可以展開討論、加工、批評、完善的。

 

相對於看得見摸得着的商標,成為公共文化組成部分的品牌故事與文化影響,是比較虛擬的,不那麼容易被侵犯——所謂法律“只保護表達,不保護思想”,嚴格説來也是這個意思。

 

通俗地理解,要把公共文化的一部分,變成自己的私人作品,就必須要經過複雜的、智慧的、有創意的系統轉化,而不能夠“拿來主義”,直接複製粘貼、粗暴模仿。

 

目前馮峯的迴應,停留在概念層面上,看上去比較含糊其辭,導致網友“看不懂”。其實他無須多言,更沒必要用貌似專業學術的詞彙來應對網友的“語言貧乏”,僅僅那一句“侵權與否,請大家相信法律”就足夠了。這句話不僅可以展示自己的自信,更能表達對法律的信任。

 

在法律層面,對於版權保護與侵權懲罰,目前已經有了較為完整的體系與細節措施,一旦到了認認真真打官司的地步,會很快水落石出。


□韓浩月(專欄作者)

編輯:馬小龍 實習生:施可兒  校對:趙琳